上一页 下一页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评论

热回答

21

再说,圈内有没有公认的诗歌评定标准。公认标准,反正我没见过。就我而言,诗歌写作肯定要有底线:即可读(语音节奏、情感节奏、逻辑控制)、可感(视觉效果、时空维度)、可思(哲理情趣、思想品位)、可动(直指人心、憾动心灵)
比如:郑玲的诗
当我有一天
郑玲
当我有一天
消逝在你的右侧
不要给我盖厚土
还加一块石头
你不是怜悯我力气小么
那就薄薄地
盖上一抔净土吧
以便我被秋虫惊醒了的时候
扶着你栽的小树走回家来
看看很冷的深夜
你是否仍将脚趾
露在被窝外面
  说到诗歌写作,大家最爱说的是“标准” ,比如技巧的标准、境界的标准、立意的标准、审美的标准、发表的标准......甚至于“朱零的标准”等等,读了郑玲的《当我有一天》之后,我忽然觉得诗歌写作的最高标准莫过于“情感质地的标准”,不管你是举重若轻、大巧若拙,还是空灵盈余、终极超拔,归根结底都是情感的质地是否韧性、是否厚实,这就考量着一位诗人的良知、道义、知性、秉赋和率性。郑玲的诗不仅仅具备了一位老者豁达大度而又幽微绵延的情感质地,而且呈递出人生无常,爱意有道的精神品格:“你不是怜悯我力气小么/那就薄薄地/盖上一抔净土吧/以便我被秋虫惊醒了的时候/扶着你栽的小树走回家来/看看很冷的深夜/你是否仍将脚趾/露在被窝外面”。是的,情感的质地不象是诗歌技巧可以锤炼的,它只能是诗人的爱意、道义、良知“积淀”而成的,所以,“情感质地的标准”走的是人本的路径,而不是文本的路径,所以它的“标准”不可能有“定量”,只有“个案”标准,因此,从情感质地的个案标准而言,我最推崇郑玲的《当我有一天》。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
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电子游戏开户登入 太阳城娱乐网最快登入 申博网址 辉煌国际游戏登入 申博游戏苹果手机怎么登入
www.516sun.com 申博游戏登入直营网 百家乐微信支付充值 188申博直属现金网登入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代理登录
菲律宾太阳娱乐官方网址 申博太阳城游戏 www.988msc.com 申博太阳平台官方网站 申博娱乐现金网直营 菲律宾申博官网注册